少年离奇失踪13年后回家 自称遭拐卖当苦力(图) 喜欢

时间:2011-9-21 3:35:00 点击:

  核心提示: 蔡政友失踪13年后回家,性情变得沉默寡言。   广东徐闻县曲界镇一少年13年前诡异失踪,13年后,29岁的他突然回家了,他自述的遭遇就像美国大片  3个多月以来,广东省徐闻县曲...
蔡政友失踪13年后回家,性情变得沉默寡言。

  广东徐闻县曲界镇一少年13年前诡异失踪,13年后,29岁的他突然回家了,他自述的遭遇就像美国大片  3个多月以来,广东省徐闻县曲界镇港坑村村民蔡明光一家一直沉醉在幸福中,蔡家失踪长达13年、音信全无的小儿子蔡政友突然回家了。然而,蔡政友始终沉默,围绕他十余年“人间蒸发”的谜团并未解开。日前,在记者的劝说下,蔡政友终于打开了话匣。

  文、图/本报记者 关家玉 

  蔡政友回家后,俨然成了当地的“传奇人物”,记者在他家客厅里听他讲述了自己的故事。

  团圆:

  怕“被人跟踪”,曲线回家

  蔡政友穿着杏黄色的篮球服,怀里抱着一个幼婴(他的侄子),正聚精会神地看着电视里播放的动画片《猫和老鼠》,神情、性情与他29岁的年龄不符。

  13年前,一切都发生得毫无征兆。据蔡政友的姑姑蔡明珠介绍,1998年暑假,还是初一学生的蔡政友突然失踪,家人还在电视台登了《寻人启事》。

  一家人焦虑异常,一家老少四处寻找,均无果。蔡政友从此音信全无。

  有人猜测,蔡政友可能被人骗到外地去做传销了。可是,做传销免不了向亲友推销产品,但他一失踪就是13年。

  今年5月30日,蔡政友的大哥蔡政猛从村委会里拿回一封从佛山寄来的信,拆开后发现来信人竟然是蔡政友。

  他在信上说自己遭人陷害,历尽艰险才逃出,“现在很害怕,想回家又怕被人跟踪”。蔡家对这封来信既兴奋又疑心重重——谁会如此处心积虑地陷害一名当时只有16岁、身无钱财的农村少年?来信会否是一个圈套?全家人的耳朵都贴到了一部手机周围,拨通了来信上写明的电话号码。

  “妈!”电话这头的声音让全家人雀跃——他真的是蔡政友。当晚,蔡家人难以入寐,蔡明光甚至想雇车连夜去佛山接儿子,但信上及通话中儿子说“可能有人跟踪”,蔡明光不敢草率行事。

  最后,蔡家决定让蔡政友坐长途班车回到离家200多公里外的廉江,由身在廉江的姑姑蔡明珠接他,确认无人跟踪后再转车回家。

  6月1日下午,蔡政友提着一只松瘪的黑色小布包走出车门,驻足四望。几分钟后,确认无人跟踪,蔡家人像孩子一般欢呼着冲向蔡政友,拥抱、眼泪、爱抚……一家人在酒楼用餐后,连夜雇车回到徐闻县家中。

  离奇:

  高墙之内,难分昼夜

  久别重逢,按常理该有说不完的话。但蔡明光发现,儿子变得沉默寡言,不再是以前那个爱说爱笑的孩子了。

  只要有阳光,蔡政友就会眯起眼睛,正常视线范围内的东西有时也看不见。蔡明光带他去眼镜店检验视力,检验结果表明,蔡政友已近视,眼睛对光的反应也不正常,验眼的技术人员认为,这似乎是从长期身处的较暗环境中回到正常光线条件下的不适应。

  蔡明光告诉记者,儿子回家后已届而立之年,但性情还像个初一学生。而且,他顾虑重重,一直待在家中,哪里都不去,沉迷于看电视。奇怪的是,他有时会突然冒出几句四川话。

  蔡政友向记者回忆了13年前失踪的来龙去脉。当年,只有16岁的蔡政友常到游戏机室玩,结交了一些“同好”,有时身上的钱用完了,就向“同好”们借。1998年下半年的一天,两名不知姓名的“同好”对蔡政友说,他们曾到远方的一个城市打工,每月能挣三四千元,“存下的钱能打好几年的游戏”,问蔡政友愿不愿意同去,蔡政友同意了。

  随后,两人开来一辆面包车,载着蔡政友及另两名少年离开了,在车上,从未出过远门的蔡政友出现晕车反应,一直昏昏沉沉,最终,车子在一座“四周都是高墙”的房子前停下。蔡政友被带进院子里,院子里是旧厂房。

  里面的日子凄惨无比,没过几天,他就想离开。他曾试过逃离,但没有成功。监工说的话是一种地方方言,蔡政友后来才知道那是四川话。

  就这样一天天地过去,蔡政友在厂里看不到白天与黑夜的更迭,也无钟表可看,失去了时间概念。

  每到休息时间,蔡政友都会“偷听”四川监工的对话,并暗自学习,时间久了,就能说上几句了,能跟监工交流。监工因此对他有了好感,而且认为他“很听话”。

  惊险脱逃:

  夜半小便,趁机狂奔

  他是怎么逃离高墙的呢?蔡政友说自己等到了天赐良机。

  据他回忆,有一天,监工把他叫去,说要出货,“你表现好,跟车去,到了之后帮忙卸货”。这个消息让蔡政友“心脏乱跳”,没来得及多想,监工就催他上车了。

  蔡政友被人用黑布袋罩住头后,登上了货车。一路上,他竖起耳朵,专心地听身边的各种声音,他判断与他同坐在货厢里的有三个人,其中一人为监工,还有一人是“工友”。此外,驾驶室里还有另两人,他们曾说过一句“到广东了”。

  有人用四川话说“停车拉尿”,蔡政友被推下货车,摘开头罩,时值深夜,四处漆黑,只有车头的灯亮着,他看到眼前是一段地处野外的公路。蔡政友用极低的声音对“工友”说了一个字:“跑!”

  两人假装朝路旁的灌木丛走去,突然间几乎同时起步,分两个相反的方向发力狂奔。身后响起追逐声和喝骂声,不一会,急跑声和喝骂声越来越小,直至消失。他不敢回头,继续向前跑,也不知道路通往何方,哪里黑就往哪里跑。

  天亮了,蔡政友发现自己跑进了一个城镇,路边商店的招牌上标有“佛山”两个字,此时,他已经饿坏了。第二天中午,他本能地走进了一家“川菜馆”,一桌客人离开后,他不管三七二十一,用手抓起剩菜剩饭就吃,耳边有人问了句四川话:“啥事啦?”

  蔡政友便编了一套说法,用四川话谎称自己父母双亡,无依无靠,刚从老家出来找工作,行李被人偷了,在此无亲无友,希望店主能收留他,他可以帮忙干活,工资多少无所谓。这是家夫妻店,店主也希望多个帮手,就收留了他。

  好几次,蔡政友在店里听到有客人说熟悉的乡音——雷州话,回家的念头越来越强烈,但老板对他也不错,老板每个月都给他工钱,还给他买了部手机,自小爱玩电子游戏的他很快就把手机游戏玩得纯熟。

  他在这家小店一呆就是半年。今年初夏的某一天,他给村里写了封信,于是便有了本文开头的那个曲折故事。

  难解的谜团:

  所述经历过于离奇

  “蔡家失踪13年的小儿子回家了,之前被人绑架去做苦力了!”这个消息在港坑村一带口口相传,无人不知。

  在采访中,记者发现,蔡政友的思维很幼稚,似乎还停留在初中时代;说话思路零碎。

  一家团圆已经有3个多月的时间了,蔡家为何不报警?蔡明光承认,儿子所述经历过于离奇、疑点重重,比如:他至今仍未能说清当年诱骗他外出的人是谁;为何脱逃后不找派出所却选择去菜馆帮工,而且近半年后才跟家人联系。

  家人起初将信将疑,但后来发现蔡政友仍有恐惧心理,觉得他一定遭遇到了常人难以想象的事情。

  对于蔡政友讲述的离奇遭遇,本报记者将进一步追踪,同时也期望有关部门能对此展开调查。

作者:佚名 来源:新浪新闻
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
发表我的评论
  • 大名:
  • 内容:
  • 北京飞扬配音网,上海|广州|深圳配音公司(www.bjmctx.cn) © 2017 版权所有 BJMCTX Film & Ad.
  • 站长QQ:417096867 联系电话:010-86175888 手机:13718387888 邮箱:516793858@qq.com
  • 英文配音英语配音V1.0 技术支持:北京名传天下配音公司
  • 备案许可证号:京ICP备09031669号-20,京公网安备1101052764